国家卫健委:截至1日26个省份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3月29日从首都国际机场CA938(伦敦-北京)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6名患者和3月23日经LG326(澳大利亚-呼和浩特)航班抵达呼和浩特的1名患者,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经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

以上患者均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所有密切接触者均在呼和浩特市定点场所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实行全程闭环管理。截至当地时间3月29日16时,巴西全国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56例,比前一日上涨352例,死亡病例136例,死亡率继续上涨,目前已达到3.2%。新增死亡病例中包括一名26岁、没有已知基础病的青年男子。

疫情中霸权与联盟本身狭隘的自我封闭和损人害己表现,正促使日、韩、菲等结盟国家进行再思考,联盟主导国际秩序的观念在疫情冲击下愈益失掉了往昔的吸引力。在当前艰难抗疫的形势下,各国最终应该会理性地选择协调应对之路。随着公共卫生安全成为国际关系中的高层级议题,抗疫国际合作的规范与能力逐渐完善和加强,将为国际关系自身生态的改善以及国际秩序的持续良性改进奠定基础。

其次,各国过去两个多月的抗疫表现将改进“国际关系行为正当性”的基础。抗疫的“国际行为正当性”源自一国内部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还是主权绝对观已经引发相关国家争论。疫情严重传播将促使人们在“民主抗疫”与“主权抗疫”间寻求妥协。去意识形态化与弱主权化,将很大可能会成为国际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的普遍行为准则。

持久筑牢与美国地方、民间互惠交流,是稳固中方对美持久合作的基础。美国地方州县与民众能否约束联邦政府偏执的对华冲突政策,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中美关系的最终性质。抗疫本应是中美关系加强合作的机遇,但目前却成了中美摩擦的新维度。这令人心痛而又无奈。

第四,新冠疫情全球传播及国际社会在应对过程中遭遇的挫折,使人们更加警觉当今国际关系稳定面临的“致命威胁”。新冠病毒没有国界、身份或种族意识,那些盲目追求“本国优先”、单边主义和霸权地位的“自我中心”国家,不仅会遭新冠疫情更严重的冲击,还会破坏国际合作应对疫情的努力。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当地时间28日再次向公众强调实施“社会隔离”的重要性。第二天,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又一次走上街头,和支持者以及还在继续营业的商家握手、拍照。本月,陪同博索纳罗一同访美的多名官员确诊新冠肺炎,博索纳罗两次测试后均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结果为阴性。

第三,各国抗疫将推动公共卫生国际治理机制的尽快完善,使其成为全球治理体系中极其突出的环节。当下大多数国家各自为政并且难以自拔的现实,再次表明国际协调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过程中权威、资源、能力不足的严重缺陷。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蔓延表明,以人员、资金、贸易、信息等要素顺畅流动为关键特征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存在致命缺陷。它没有充分关注到人的健康与生态环境的重要性,这导致在当下疫情打击下全球化进程出现“暂停”现象。如果不能进行深刻调整,全球化自身受挫将会进一步导致一些国家走向自我封闭的民粹主义之路,那很可能将引发全球性动荡。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